DNA助福利院女孩找到失散家人,父母带来18年前寻人启事
阅读:504 来源: 2018-01-12 10:18:25

孩子们幼时的合照 高伟 摄 

“我的心都疼死了,没有一分一秒不想她。”回忆起18年前,二女儿丢失的那天,53岁的吴映娴仍旧不能自已。22年前,为生计,吴映娴随着丈夫于安宁从贵州拖家带口来到昆明,摆摊卖起了米线。本想攒够了钱,就可以回家盖新房过好日子。谁知一场突变,让他们一家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。

1、

凌晨3点
她起来坐等天明

昨天凌晨3点,吴映娴就醒了。她穿戴好坐在沙发上,打开手机看着女儿照片,含笑等待着天明。因为天亮后,她就可以去见走失18年的女儿荣荣了。从志愿者提供的照片中,她看到二女儿荣荣和小儿子长得很像。

同时,她又是忐忑的,她不知道女儿这些年过得好不好,有没有责怪她。昨天一早,在吴映娴催促下,他们一大家子,就浩浩荡荡地从昆明赶往安宁市公安局。因为,她的女儿就在那里等待着。

上午10点不到,记者就在安宁市公安局门口,见到了穿着得体的吴映娴和老伴于安宁。为见女儿,老两口没少花心思,就想给女儿一个好印象。

吴映娴手里拿着一张已经发黄,且折皱处明显破损的纸张。小心翼翼展开,是一张寻找二女儿于荣荣的寻人启事,文字印得很大,且详细描述了于荣荣走失时的年龄、外貌及特征。

这张寻人启事,吴映娴保存了18年。想念女儿时,她就会拿出来看看,翻阅得多了,折痕处已经磨损得不成样了。此次带着来就是要告诉女儿,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。

2、

拍完合照
3个月后二女儿丢了

吴映娴有3个孩子,于荣荣排行老二,老大是姐姐,最小的是弟弟。当年,于荣荣刚满6岁,家人就招呼他们拍了小辈的合照,合照刚拍完3个月,于荣荣便丢失了。

吴映娴说,1995年,她带着两个女儿和儿子,随着丈夫来到昆明谋生。他们在双龙桥的农贸市场里卖米线,虽然是小本生意,但慢慢的生活有了起色,夫妻俩想着,等攒够钱就回家盖新房过好日子。

然而,1999年8月3日清晨,吴映娴和丈夫像往常一样早早出门去卖米线,等晚上回家时却发现二女儿不见了。吴映娴认为,她对女儿是亏欠的,那些年为了生计,3个孩子就交给亲戚家的大孩子带,连二女儿怎么丢的都不知道。

女儿丢了,吴映娴像丢了魂一样,除了找孩子,她不干别的,生意也就此停歇了。街上见到年龄相仿的女孩,她就会像魔怔了一般,冲上去看个究竟,可每次都失望而归。一年多后,生活拮据,在家人劝说下,才又开始卖米线。

3、

饱受煎熬
终于有了女儿消息

“找不到女儿,我们就不回家。”18年过去了,他们还是从事米线生意,只是由原来的小摊点变成了如今颇具规模的店铺。生活变好了,老家也盖了宽敞的新房,大女儿结婚了,小儿子过得也不错,可二女儿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点。

2015年,夫妻二人看了一档寻亲节目后,立即联系了宝贝回家网的志愿者,并做了寻亲登记。在志愿者指导下,他们来到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北京路派出所进行了DNA血样采集。

今年8月1日,他们接到宝贝回家网志愿者的通知,让他们再次采集血样进行比对。11月12日这天,宝贝回家网的志愿者通知他们,于荣荣找到了。

4、

伙伴报捷
让她燃起寻亲希望

上午10点,安宁市公安局,当民警带着如今的官晓晓出现,并宣读了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后,吴映娴一把搂住如今身高已经和她一样的二女儿于荣荣。由于进入昆明市儿童福利院时,于荣荣不记得自己名字,她如今名为官晓晓。

夫妻俩送来锦旗感谢民警 高伟 摄 

于荣荣说,虽然她走失时已经6岁,但真的想不起当年是为何走失。她在昆明市儿童福利院长大,随后又到了安宁的寄养家庭,中专毕业后就工作了,如今在安宁做电工。

这些年她没有找过亲人,因为不知道自己是被遗弃还是走失的。直到今年年初,同样在儿童福利院长大的黄小华找到了在富民的家人,在黄小华的鼓舞下,让她燃起了寻亲的希望。

今年7月,于荣荣终于走进安宁市公安局,进行DNA血样采集。等待期间,上个月于小亮也找到在贵州的家人。只是没有想到,她会第三个找到家人。

5、

带来力量
她们也想找到家人

于荣荣给了很多人希望,昨天,和她一起来到安宁市公安局的还有另外3个人,她们都是在儿童福利院长大的。

盘小青—人生总是要试试的

“活在世上,总要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。”盘小青,24岁,因为被发现时是在盘龙区,所以取名盘小青。她表示,看到福利院的两个朋友都找到亲人后,她也想来试试。虽然并不抱太大的希望,但人生总是要试试的。盘小青之所以这样认为,是因为她被人送到福利院时,还是个婴儿,加上自己是女孩,所以很有可能是被遗弃的,当然也不排除是意外。

陈小红—给自己一个希望

陈小红,是养母陈瑞在垃圾桶里捡到的。要不是养母的救命之恩,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。因为被发现的地方特殊,因此,陈小红断定自己是被遗弃的,此次和盘小青一起来采血,也是给自己和家人一个机会。她说自己的希望很渺茫,既然是被遗弃的,父母十之八九不会寻她。借助媒体,她只想告诉爸爸妈妈,她如今活得很好。如果真是被父母遗弃的,她也不恨他们,父母遗弃孩子肯定有苦衷。她之所以寻亲,只是给自己一个希望。

李玉霞—很想找到家人

李玉霞送到昆明市儿童福利院时,一岁半左右。很多事她都记不清,可她仍然记得自己有个哥哥,大概四五岁的样子,而且她和哥哥是一起被送到儿童福利院的,可是后来哥哥被领养了。自此兄妹二人各自天涯。如今,李玉霞已经34岁,她了解到,他们是在董家湾被人发现的。她似乎叫白敏,哥哥有两个名字,白中国和白冰。看到黄小华找到家人后,她也想通过采集血样,找到家人,找到哥哥。

支招

儿童失踪或被拐
可到派出所采集DNA

“发现孩子失踪,家长应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,并及时抽血采集DNA,以便查找。”安宁市公安局民警表示,发现儿童失踪,家长应向警方提供尽量多的真实信息。报案后,家长应该详细提供失踪儿童的衣着、体貌特征、失踪地点等,以便警方快速查找。另外,无论是失踪人员的家属,还是怀疑自己是被拐人员,都可以到就近的派出所免费采集DNA。采集到的DNA血样会进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比对,此举可以大大增加寻回亲人的机会。


Copyright (c) 2015 普家融合安全卫士.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25341号